快眼看書 > 武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詛咒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詛咒

推薦閱讀: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重生王妃寵上天   媽咪不乖:總裁爹地輕輕親   超級狂婿   王爺,王妃貌美還狠兇   超級學神   首席贅婿   陌生的妻子   廢土蟲群主宰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萌寶1加1   醫路繁花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廢柴夫人又王炸了   女總裁的第一高手   全能小醫神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我的傻白甜美女老婆  

    最快更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這是比心魔法則更高一層的天魔法則!你是當年的天魔道祖?”魔主緊盯著隱明道祖,一字一頓的說道。

    隱明道祖并不說話,靜靜站在那里,擋住了去路。

    “什么……天魔道祖!”白裙胖婦聽聞此話,面色一變。

    其他三個魔族道祖也是一驚,只是其他魔族之人卻滿臉茫然。

    瑤池內的真仙界之人聽了魔主此話,也基本都不明所以,只有蒼梧真君三位道祖,還有極個別活了極長歲月之人變了臉色,驚愕的看著隱明道祖。

    夢姑便是其中之一。

    “師父,天魔道祖是什么人?大家好像都很害怕他。”余夢寒察覺到了氣氛的詭異,小聲的問道。

    “天魔道祖是久遠年代的一位道祖,存活時間之久,據說比至尊古或今還要長的多。天魔法則威力詭異莫測……據稱在其每一次閉關,都會魂游天外,識念化為億萬,滲入各個界面,尋覓合適的修士,通過感染其心境,來獲得法則提升……這被很多下界修士稱之為域外天魔。”夢姑看了余夢寒一眼,傳音說道,似乎怕被人聽到。

    “原來域外天魔都是此人創造出來的!”余夢寒大吃一驚。

    域外天魔是所有修煉至大乘期以后修士的一塊心病,每次修為進階,都有一定概率產生,因為天魔入侵,最后隕落的人不知多少。

    “當然,這只是一個傳聞,未必是真的。不過天魔法則極其可怕,能夠輕易侵入修士體內,引人狂亂,然后吞噬對方的七情之力,從而增補力量。此人當年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魔頭,曾經為了吞噬七情之力,直接毀滅了不下千個下界空間,連真仙界也被其毀掉了幾個仙域。當時的天庭之主震怒,派遣了十幾名道祖追殺此人,之后他便銷聲匿跡了,再沒出現過,想不到他竟然還活著。”夢姑眼中閃過一絲懼色。

    “那也不一定吧,說不定當年的天魔道祖早已死了,這人是另外的人,修煉天魔法則達到道祖境界。”余夢寒并沒有被夢姑的話嚇到,猜測道。

    “也有這個可能,不過不管這人是不是當年的天魔道祖,都非常危險,我們盡可能離得遠些好。”夢姑說道。

    ……

    十方仙陣內,韓立望著盟淵,眉頭微微蹙起。

    此時的盟淵渾身上下蕩漾起白色光暈,原本白凈無暇的皮膚竟然在瞬間開始干癟收縮,身上也開始出現道道木頭一樣的紋路。

    與此同時,其罩在身上的外衣竟然也在數息之間,變成了一叢枯草。

    原本貌若稚童的白衣男子,竟是在轉瞬之間,變成了一具由木頭和枯草扎成的稻草人。

    韓立目光一掃這稻草人,心中不知為何,升起了一種十分古怪的感覺。

    “這是什么法則……”韓立心中暗道。

    “世人傳說當中的上古神人,能夠口含天憲,一語成讖,不知與我這詛咒法則相媲美,又該如何?”那已經化作稻草人的盟淵忽然開口,聲音竟然顯得有些飄忽。

    一語說罷,他左邊手掌之中,忽然亮起一團血光。

    幾乎同一時間,韓立便覺得左邊三只手臂的掌心,同時一陣銳痛傳來。

    他低頭看去時,就發現三只手掌竟是同時洞穿,當中正有汩汩血液流淌而出。

    韓立忙試圖運轉仙靈力修補傷口,結果發現一試之下,傷口血肉非但沒有恢復,血液涌出的倒是更快了。

    “別著急,好戲,這才剛剛開始,好好享受吧。”盟淵那飄忽的聲音,再次響起。

    韓立眉毛突然一抽,他的左側三條手臂上,再次“嗤”的一聲,憑空出現了三個大洞,同樣是血流如注,完全無法抑制的狀況。

    從第一次傷口出現之時,韓立就暗自運轉煉神術,將神識之力催動到了極點,凝聚了全部心神去探查四周是否有隱匿的攻擊手段,結果根本一無所獲。

    “難道真的是僅憑詛咒就可咒殺他人?”韓立心中一陣疑惑。

    “接下來是哪里好呢?肩膀吧……”盟淵的聲音再次響起。

    韓立聞聲,心念如電,一身星辰之力迅速調轉,肩頭處的玄竅中亮起一片絢爛白光,如同一層法寶甲胄護住了左右肩膀。

    “噗……”

    然而,根本毫無用處,他的左側肩膀再次爆開一個血洞。

    韓立面色微沉,身上光芒一閃,重新恢復了人形。

    “你這手段的確有些門道,在下自忖體魄之強,不該如此不堪,可否解惑一二?”韓立目光遠眺向那稻草人,問道。

    “可以……等你死了以后,我一五一十都會告訴你的。接下來可就到小腹了,會比剛才更疼些,韓道友可忍住了,哈哈……”盟淵說罷,一聲狂笑。

    緊接著,韓立小腹處,毫無征兆地傳來一陣劇痛,一個兒臂粗細的血洞貫穿而過,滲出的鮮血瞬間就沾濕了他的衣衫。

    韓立只是面色微微一白,身形踉蹌著向后倒退了兩步。

    他嘗試著抬了一下傷痕累累的左臂,結果發現整條手臂如綁鉛石,沉重萬分。

    “韓道友不用那般作態,就這點傷勢,還不至于令你臉色發白,步伐不穩。不過不著急,后面的手段還多著呢,你慢慢享受。”盟淵的聲音響起,頗有些譏諷意味。

    “道友誤會了,不過是使點不入流的障眼法,吸引一下注意力罷了。”韓立嘴上笑著說道,籠在袖中的右臂卻是并指左右一劃。

    “嗖,嗖”,兩聲破空之聲陡然響起。

    兩道金色劍光,沒有發出任何電流聲響,悄無聲息地爆射向那稻草人的頭顱和后心,角度十分刁鉆,速度更是快到了極點。

    只見稻草人身前身后,紫杉和東離虎兩道人影陡然一閃而過,分別出手擋住了兩柄飛劍。

    “果然如此,見我受這般重傷,竟然不繼續向我進攻,就是為了守護住你。看來你這咒殺之術一旦發動,本體就無法移動了。只是我有些好,你為何不再陣外施展,那樣豈不是萬無一失了么?”韓立緩緩說道。

    “十方萬仙大陣能隔絕天地,陣外這術一樣會被隔絕,若非如此,這大陣又如何能將你困住?”盟淵這次倒是直接給了答案。

    “原來如此。”韓立點了點頭,眼中殺機驟然暴漲。

    懸停在盟淵三人四周的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在瞬間全部閃爍起劍光,竟是同時朝著三人飛襲而去。

    紫杉與東離虎一前一后,將盟淵護在中央,一人撐出一片金黃光幕,一人隔出一片紫炎光幕,合成一個巨大的球形光幕,將三人護在中央。

    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劍鳴不斷,化作無數道縱橫交錯的雷光劍影,將整個球形光幕圍了個水泄不通,一刻不停地劈斬在其上,只是始終無法一劍破開。

    “盟淵,你少說點廢話,趕緊殺了他。”東離虎眉宇間有些怒意,開口斥道。

    “你行你上啊……”已經化作稻草人的盟淵心中暗罵一聲,施法卻不含糊。

    下一瞬,韓立便覺得心口處如同灼燒一樣,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又是一道血口,竟然貼著自己的心脈貫穿了過去。

    這一擊過后,韓立額頭漸漸有冷汗流了下來,他發現自己的左半邊身子竟然開始有些麻木了,并非是那種失血過多帶來的僵麻之感,而是血肉筋骨都被法咒封印,以至于所有仙靈力和星辰之力都無法運轉的感覺。

    就仿佛……他的身子正在一點一點地變成稻草人。

    “在這么下去可就不妙了……”韓立暗自沉吟一聲,心念微微一動。

    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瞬間停止連續不斷的攻擊,重新變幻成為童子模樣,在高空一陣飛掠之后,九天之上就有一座氣象威嚴的雷電天門浮現而出。

    “盟淵,快點,那廝似乎已經察覺到不對了。”紫杉忙催促道。

    “別催了,再有一針釘入丹田,他就只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斃了……”

    盟淵只能心里暗暗叫苦,這詛咒法則本就是與天道悖逆的法則之一,通常施展就不容易,且稍有不慎,就比其他法則之力更加容易受到天道侵蝕。

    其說話間,化作稻草人的身軀上,小腹偏下位置,一根肉眼根本無法察覺的透明長針,正直指丹田位置,一寸一寸朝著稻草中扎入進去。

    而與此同時,韓立也察覺到丹田處開始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疼痛。

    “轟隆隆……”

    就在這時,九天之上劍靈童子布置出的通天劍陣,天門霍然敞開,一道數百金龍凝聚而成的巨大雷電光劍一斬而下,直奔盟淵而來。

    東離虎抬頭望去,目光忽然一變,看到那道劍光竟是不偏不倚,直奔著他和紫杉光幕銜接的縫隙處落了下來。

    “這樣擋不住的……”

    他口中爆喝一聲,竟是直接撤了防御光幕,飛身迎擊而上,一只手掌驟然一握,掌心中浮現數座山峰虛影,朝著那金色劍光砸了過去。

    這一拳之威,便是數座赫赫有名的雄山大岳全部力量的疊加,恐怖之能可想而知。

    “轟隆”一聲巨響!

    那驚天一拳砸在金色劍光之上時,金色劍光竟是沒有絲毫阻滯,直接崩散了開來。

    東離虎眼中閃過一絲意外神色,驀地大喊道:“不好……”

    方才的劍陣不過是虛張聲勢,并沒有真正要與他硬碰硬的意思,兩者在剛要接觸之前就自行崩散了開來,所以東離虎那一拳實際上是打在了空處。

    紫杉也察覺到了不對,忙去攔截那些流散開來的劍光,但為時已晚。

    已經有一柄青竹蜂云劍,掩藏在劍光之中,飛近了盟淵身側。

    而此時,稻草人丹田位置的那根透明長針,也只差一寸就要完全刺入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