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都市言情 > 我老公管我超嚴的 > 《我老公管我超嚴的》正文 899:終于聯系上了

《我老公管我超嚴的》正文 899:終于聯系上了

推薦閱讀: 武逆焚天   最強女婿   第一殺手女婿   學魔養成系統   問丹朱   重生俏甜妻養成記   重生南非當警察   朝花夕食   末世神魔錄   千秋不死人   瘋狂進化   特種兵之融合萬物系統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都市之無限返現   輪回大劫主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回到地球當神棍   火影之救世主  

    最快更新我老公管我超嚴的最新章節!

    “你干嘛呢?飯也不好好吃,一粒米一粒米的挑,你打算吃到什么時候去啊?”

    見喬西用筷子一顆一顆的挑著碗里的米飯往嘴里送,盛川再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數落了一句。

    從前她吃飯可不這樣。

    哪回不是悶著顆腦袋,大口大口往嘴里扒的?

    喬西戳了戳手里的筷子,“沒心情吃飯。”

    她把筷子扔到了一邊兒去。

    不吃了。

    盛川擰眉看著她,“怎么?還聯系不上你哥?”

    喬西喪喪的點頭,又道:“每天按時按量給我發‘早安’‘晚安’,簡直就跟完成我布置的任務一樣,他真的就那么忙嗎?”

    盛川忍不住逗她道:“說不定忙是假的,在那邊找了新女朋友才是真的,畢竟,那邊的美眉還挺正的。”

    “你滾開!”

    喬西氣得一腳踢在了他的小腿上,“你以為每個男人都跟你一樣這么花心的嗎?黎彥洲才不是這樣的人,烏鴉嘴!”

    “哎喲!你下腳也輕點,行不行?我就隨便開個玩笑而已,用不著這么激動吧?”

    “你閉嘴!”

    開玩笑不也得看看是什么時候吧!

    喬西本就心煩,聽得盛川這么一說,心里更煩了。

    盛川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忙起身,繞過桌子,坐到了喬西身邊來,“行了,我錯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哥肯定不是這種人,就因為我知道他不會這么做,所以我這才胡口亂謅的,對不對?別想了,他肯定很快就回來了。不是說就兩個月嗎?這都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沒幾天了!”

    喬西聽他這么一說,心里又舒坦了幾分。

    瞥了他一眼,“坐回你自己位置上去,離我遠點。”

    黎彥洲說的,讓她與男人保持距離。

    盛川也是男人。

    她可都記著呢!

    盛川道:“不生氣了?”

    “有點。”

    “那怎么辦?我讓你打我一拳?”

    “滾蛋!”

    “好呢!”

    盛川又乖乖的坐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去。

    喬西當然沒再生氣。

    他覺得盛川后面說得話也沒錯。

    反正黎彥洲要不了多久就要回來了,她就再等等吧!

    ****

    喬西本以為‘早安’和‘晚安’已經是她和黎彥洲最壞的結局了。

    可沒想到,又過了一周之后,她連‘早安’和‘晚安’都沒有了。

    喬西有些害怕。

    擔心他在D國會不會出什么事。

    她急急忙忙的給舅媽池年打了個電話過去,“舅媽,你最近有接到黎彥洲的短信嗎?他已經好幾天沒有給我發過信息了,他在那邊還好吧?你說我能不能周末過去看看他啊?”

    “他這幾天沒給你發短信?我每天都收到了他發來的大段大段信息啊。”

    “啊?”

    喬西懵了。

    “而且,我們一個小時之前,才通過電話的。”

    “?????”

    喬西更懵了。

    “對了,彥洲說他這周五就回國了,下午五點的飛機到這邊落地。”

    “……”

    喬西感覺自己和舅媽說的是兩個人。

    原來,黎彥洲和他的父母從始至終都沒有失聯過。

    發的短信也是大段大段的那種。

    只有對她,才是寥寥幾個字,機械又冷漠的‘早安’和‘晚安’。

    甚至直到最后,成了,無。

    就連‘早安’和‘晚安’都沒了。

    “喬西,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接他吧!”

    池年主動邀請喬西。

    這段日子,她其實已經想明白了。

    只要他們倆喜歡,反正也不是真的哥哥妹妹,就由著他們倆去吧。

    “好。”

    喬西低低應了一聲,“舅媽,我這邊還有課,就先掛了。”

    “好,你快去忙你的吧!”

    喬西把電話掛了。

    心里,空空落落的。

    黎彥洲要回來了!

    而且,就在這周五。

    舅舅舅媽都已經知道了。

    可獨獨,只有她,完全不知情。

    為什么?

    是故意瞞著她,想要給她制造驚喜嗎?

    可是,黎彥洲,你知不知道,這樣根本一點驚喜都沒有好嗎?

    她也想要成為那個第一個知道他回國信息的人啊!

    不知怎的,喬西忽然一下子又想起了盛川給她說的那番話:說不定忙是假的,在那邊找了新女朋友才是真的,畢竟,那邊的美眉還挺正的。

    喬西一張臉瞬時刷成蒼白。

    心里,一下子徹底慌了。

    她沒了主意。

    她連忙拿出手機,又給黎彥洲打了通電話過去。

    打不通。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喬西繼續。

    一遍又一遍。

    喬西不知道打了多少遍,連手指都被按疼了,終于……

    “嘟——嘟————”

    她聽到了拉長的等待音。

    電話通了!!

    喬西的心,跟著這等待音,一下一下,緩慢的跳動著。

    連她的呼吸,也開始收緊,且遲緩起來。

    黎彥洲,聽電話!!

    聽電話!!!

    黎彥洲剛回到住處,還沒來得及進帳篷,就聽到了兜里的手機響。

    他掏出來。

    見到上面的來電提醒后,他混沌的雙眼,瞬時間亮了幾分。

    只是,微亮過后,他漆黑的眸色又徹底暗了下來。

    那種感覺,像是黑夜里唯一的一盞光也熄滅了一般。

    他告訴自己,掛斷電話。

    不能聽!

    黎彥洲纖長的手指挪到屏幕的掛機鍵上,手指正要往右邊劃去,可不知怎的,像是中了邪似的,僵硬的手指完全不聽使喚,往左邊滑了過去。

    電話……通了!

    黎彥洲一驚。

    瞳孔擴大幾圈。

    匆忙抬手,要把電話掛斷,忽而,電話那頭闖進來一道清清甜甜的聲音來,“黎彥洲!我終于打通你電話了。”

    黎彥洲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失去了知覺的肺腑,動了一下。

    心臟的那塊地方,顫了又顫。

    疼得有些劇烈。

    要落上掛機鍵的手,一下子停在了半空中。

    他漆黑的眼睛,僵硬的眨動了一下。

    “黎彥洲!”

    她的聲音,就像一陣和煦的暖風,一下子吹進了他的心窩里來。

    “黎彥洲?你那邊沒有信號嗎?”

    “喂!你可以聽到我說話嗎?”

    “黎彥洲,你說話!”

    “黎彥洲?你有沒有在聽啊?”

    “黎彥洲,我很擔心你,你可以聽到我說話嗎?”

    喬西在電話里,已經帶上了哭腔。

    黎彥洲的睫毛,微微顫了一下。

    他拿起手機,舉到耳邊來,隔了好半晌,才緩緩沉沉的出聲,“能聽到。”

    三個字,就像一把開鎖的鑰匙,一下子把喬西心里那扇緊閉的門,打了開來。

    門敞開。

    一縷和煦的風闖了進來。

    喬西一下子笑了。

    可是,笑著笑著,眼淚卻又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淌了出來。

    她抓著手機,失控的“嗚嗚嗚嗚”哭了起來,“黎彥洲,我終于聯系上你了,嗚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可能再也不理我了。”

    喬西的哭聲,像刀一般,一刀一刀的,鋸在了黎彥洲的心坎上。

    錐心刺骨的痛。

    黎彥洲眉梢顫了又顫。

    “黎彥洲,我聽舅媽說,你這周五就要回來了,是嗎?”

    沒有人回應。

    “黎彥洲?”

    喬西以為他可能又沒聽到。

    “是。”

    那頭的人,悶悶的應了一聲。

    喉嚨有些啞。

    “黎彥洲,你怎么了?你為什么都不跟我說話?”

    “……”

    黎彥洲沉默。

    不是不想說,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喬西發現了他的不對勁,本想問問他,是不是不愛搭理她,又或者是不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比如盛川說的那些……

    但是,喬西膽怯了。

    她害怕了。

    因為,這樣的黎彥洲,對她而言,太冷了。

    她害怕,害怕自己一問出口,黎彥洲就給了她根本不想要的答案。

    而那些答案,她根本承受不來。

    所以,喬西干脆選擇了自欺欺人。

    她假裝什么事兒都沒有發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哭了一陣后,她又抹干了眼淚,笑了一聲,“黎彥洲,星期五下午,我會去機場接你的。”

    黎彥洲眉心顫了一下,“不用。”

    喬西心口一刺。

    果然,他變了。

    她咬了咬下唇,“我要!”

    說完,也不等黎彥洲再說什么,喬西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她躺在床上,握著手機,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任由著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

    不知怎的,明明,黎彥洲在電話里什么都沒說,可是,喬西卻有一種感覺,好像她馬上就要失戀了。

    不是,而是,她好像已經失戀了。

    這滋味一點都不好受。

    “黎彥洲,你要是馬上追個電話進來,我就原諒你,立刻馬上就原諒你,保證不跟你生氣。”

    喬西抽噎著,自言自語的說著。

    可是,她的手機至始至終都沒有響起來過。

    “沒關系,他肯定是沒有信號,電話打不出來而已。所以,只要星期五你好好給我道歉,我也不會和你計較的。”

    黎彥洲呆呆的看著手機黑下去的屏幕,許久,杵在原地,一動沒動。

    半晌后,他重新打開手機,點開了那段剛剛錄下的音頻。

    喬西清清甜甜的聲音,又一次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黎彥洲!我終于打通你電話了。”

    “黎彥洲!”

    “黎彥洲?你那邊沒有信號嗎?”

    “喂!你可以聽到我說話嗎?”

    “黎彥洲,你說話!”

    “黎彥洲?你有沒有在聽啊?”

    “黎彥洲,我很擔心你,你可以聽到我說話嗎?”

    “黎彥洲,我終于聯系上你了,嗚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可能再也不理我了。”

    他站在帳篷外,反反復復,一遍一遍的聽著……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