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都市言情 > 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 > 正文 第1612章 辯館選拔人才

正文 第1612章 辯館選拔人才

推薦閱讀: 南明第一狠人   鋼幕星球   這個修士很危險   箭魔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我為國家修文物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我是個么得感情的殺手   最強贅婿   紅樓春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戰場合同工   醫流武神   至尊魔妻:師父,逆天寵   黎明之劍   尋唐   我的功法全靠撿   從女友是扶弟魔開始  

    最快更新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最新章節!

    第1612章 辯館選拔人才

    時燁一聽,心頭很沉重,要是這么一來,那可不得了,想想朝中各有心思的大臣,遺詔不出,以后即使拿出來也不能服眾,會留下詬病,但媳婦分析的也對,如果登基時拿出來,大哥成了棄子,對方想要達到的目的就沒有了。

    一邊是時家的天下,一邊是大哥的安危,這兩件事他都要做好,都不得出半點差錯。

    “此事且容我與左相和右相商量一下,如果真這么做,我怎么說也是時家子孫,可是對你,卻必定有阻難,平兒,你會受不少苦,到時候大嫂不能原諒你,妹妹不能理解你,你當如何是好?”

    蘇宛平苦笑了一下,“左右我也已經是個紅顏禍水,都說我迷得逍遙王連妾室都不曾納娶一個,不僅是忌婦,還是惡婦。”

    時燁將媳婦拉入懷中,坐在他的大腿上,“就這么坐著陪我看奏折吧。”

    “這樣你不方便寫字。”

    “誰說不方便了,這樣挺好的,我將你們母女抱在懷中。”

    蘇宛平聽到這話想笑,“你怎知我腹中是女兒,萬一又是兒子。”

    “一定是個女兒,我昨晚夢到了,她很可愛。”

    時燁說得一本正經,蘇宛平卻是笑了。

    兩人一起看奏折,在這個倒春寒的夜里,感覺很溫馨。

    接下來,時燁大刀闊斧,與先帝和太子完全不同的執政風格,但左相和右相卻是相當支持他,朝中無老臣規勸,不少大臣有苦難言。

    而蘇宛平開始去辯館,第一天去的時候,孟維帶著幾人親自出來相迎,因為逍遙王妃要來的事,辯館已經傳了出去,但是怪的是當天一位才子都不曾上門。

    平素熱鬧的辯館,為何逍遙王妃來了,卻反而都不來了呢?這是何意?

    從早上坐到晚上,沒有才子上門,蘇宛平要選拔人才的計劃落空,她心情有些沉重。

    孟維很有些過意不去,他決定明天去打探一下什么原因。

    蘇宛平同意了,她明天自然還是要來的。

    然而接連十日,無一人登門,但此事卻在京城傳開,成了個笑話。

    了不起的逍遙王妃,本以為多得民心,逐不知天下才子不將她放在眼中。

    蘇宛平仍舊每日都來,又過去了五日,辯館似乎空置下來,孟維有些支吾著說道:“啟稟王妃,小的去打聽,得知外頭不知誰在傳言,王妃這是在干政,歷來女子不得干政,而王爺卻是屢次不曾遵循,違背禮制,還有人說王爺將奏折帶入王府與王妃同看,朝中大事皆不是出自王爺之意愿,所以……”

    “所以他們都不來辯館,是怕被我看中么?”

    蘇宛平忍不住想笑。

    她叫管事的拿來墨寶,指使孟維在公布欄寫上一行字。

    “三月初二,辯館大堂,逍遙王妃對陣天下才子,能有合理理由勸走王妃者,可為辯館新館主,王妃愿回后院不問時政。”

    這話說得很重,所有人都可以與王妃來辯,只要辯贏了,王妃就自愿離開辯館,而且還由辯贏者為新館主。

    于是這個消息很快傳到大街小巷,傳得滿城皆知,不得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能與逍遙王妃親自辯駁,若能辯贏,自是名留青史了。

    便是在第二日,辯館外就來了不少才子,人山人海,有要上前一展身手的,有前來看熱鬧的,總之,基本京城里算得上才子的都來了。

    辯館外打探消息的一名暗探連忙離開,卻是進了阮府的后門,很快此人來到柳娘的小院,正好阮文昌昨個兒夜宿于此。

    那暗探過來稟報,說辯館外全是才子,都是前來應邀辯倒蘇氏的。

    柳娘一聽,哈哈大笑,冷聲道:“且看姓蘇的能有幾分能耐。”

    而阮文昌在內室聽到,披衣出來,郁悶的說道:“中計了,你中了蘇氏的計。”

    柳娘疑惑的看向他。

    阮文昌準備上早朝,一邊整理官服,一邊說道:“你先前放出的消息是說蘇氏插手國政,于是她將計就計,利用這些才子的憤怒與不平,將他們全部召來了辯館外,相必接下來,她一定會從這些人中挑選出不少合適的才子予以肯定和鼓勵,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你們中了她的計,只能說蘇氏很聰明,她利用了他們的恨意,反而將人全部召了來。”

    被阮文昌一點拔,柳娘也算明白,卻是氣得不輕,“虧得我費盡了心思才能勸住這些才子,并在這些人心頭種下仇視的種子,沒想她一招化解。”

    阮文昌直搖頭,“不要太執著于對付蘇氏,咱們該對付的是逍遙王,蘇氏此人的思維異于常人,你瞧著這喜客來的生意,誰做得過她,生意人為何遭人記恨,就是因為他們聰明,尤其這種能左右國家命脈的生意人,先帝都忌諱的人,你在她身上費心思便是浪費時間。”

    柳娘卻是不以為意,“她是女子,女子都會有弱點,我同為女子,還會不了解么,蘇氏,我倒要與她斗一斗。”

    阮文昌倒也沒有制止,只要她手中的人能給自己利用,至于她要做什么,且隨她,若真的能將蘇氏斗倒,倒也是一樁好事,逍遙王就少了一大臂力。

    而此時的辯館外,人山人海的,來的才子們個個是滿懷信心,都在猜測著逍遙王妃會是一個什么厲害的女子,要從哪兒駁倒她呢。

    辯館終于開門了,這些才子想要涌入里頭,沒想一向自由出入的辯館大門處卻出現了禁衛軍,今個兒辯館改規矩了,要與逍遙王妃對陣,不能一同上,只能一個一個的進去。

    這些才子聽到后,不少人心頭沒了底,以前都是擂臺上兩上爭辯,底下的人聽著,第一時間得知消息后,底下的人能調整辯駁的方向,但現在改了規矩,一個一個的進去,這樣一來,不少人擔心自己辯不過,而且也沒有這樣的辯法,會不會公平公正呢?

    此時禁衛軍卻是開口解釋:“為了公平,今日所辯內容,大家伙可以等辯護者出來后問問情況,絕不循私,主要是王妃娘娘有孕在身,她一人要面對這么多人,也是辛苦,所以一個一個進去,王妃娘娘還能稍做休息。”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