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劍破拂曉 > 第五卷 烽煙起 0566 兄弟心連心 七殺無可敵

第五卷 烽煙起 0566 兄弟心連心 七殺無可敵

推薦閱讀: 武逆焚天   最強女婿   第一殺手女婿   學魔養成系統   問丹朱   重生俏甜妻養成記   重生南非當警察   朝花夕食   末世神魔錄   千秋不死人   瘋狂進化   特種兵之融合萬物系統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都市之無限返現   輪回大劫主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回到地球當神棍   火影之救世主  

    最快更新劍破拂曉最新章節!

    有些情感,不會因為時間長了不想見而寡淡,反而會越加的思念。

    有些情誼,不需要太多的客氣。只要一句話,便可兩肋插刀。

    有些人和人,天生意氣相投,生下來便是做兄弟的命。

    刑真只是簡單說了鳳羽和越國,大將軍便蹦高要去陳國皇宮走一遭。

    擊殺皇帝肯定不可能,大將軍現在的修為,無法打破護身龍氣。

    不過折騰一番還是可以的,至少能鬧得陳國皇宮雞飛狗跳。

    陳國實行收編江湖的政策,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敢于奮起反抗的江湖人士不在少數,趨于威勢投降陳國朝廷的,也很多很多。

    季冷深知這點,不過有兄弟在身邊他不怕。

    大將軍提議攪鬧陳國皇宮,季冷卻是第一個點頭答應。

    然后接下來的幾天,陳國大街小巷流傳一個消息。

    赫陀被人殺了,擊殺赫陀的那群兇人,想進皇宮找陳國皇帝玩玩。

    風聲越演越烈,鬧得陳都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一處偏僻的酒肆中,三位年輕人環桌而坐,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酒肆外,負劍年輕人左顧右盼,見沒人跟蹤方才進入。

    坐到了三人當中,豎起大拇指敬佩道:“季冷好手段,打探出了陳國禁衛軍的實力。”

    “雖不準確,但也有可評判依據。至少暴露出來了陳國大量的隱藏戰力。”

    季冷瞥了一眼:“別賣關子了,直接說打探來的消息。”

    大將軍和商洛也躍躍欲試,急不可耐等著刑真的下文。

    刑真卻不緊不慢,端起碗灌了一大口后娓娓道來。

    “五境武者,一千二百名。”

    “噗”大將軍剛喝進去的酒水,立刻噴了出來。

    “咳咳咳,陳國實力這么強嗎?”

    季冷確實泰然視之,解釋道:“你拿一個國家和西塞和北擄或者倭族那樣的部落相比嗎?”

    “那些部落只知道燒殺搶掠,根本就不懂韜光養晦。”

    “七殺天下七個國家,有野心想問鼎七殺天下的,無不隱藏實力。”

    “遠的不說,就說我接觸過的大宜。據我的感應,皇宮內隱藏的五境強者不下一千。”

    “受七殺天下靈氣限制,中五境強者很少。不能說沒有,有也不會很多,這到不用擔心。”

    刑真撓了撓頭:“季冷可能說的有道理吧,我接觸過的國家,好像都沒什么實力。”

    季冷一語道破:“你看到的商國,只是表象罷了。商國野心不小,或許是爭霸七殺天下的最強對手。”

    “越國的確沒有問鼎七殺的實力,強者也就表面上的那些。七殺天下真正開戰時,越國不堪一擊。”

    “趙國是一個腐朽的國家,真正實力就是表面上看到的。和越國沒什么區別,真正開戰也是炮灰的命。”

    大將軍懶得聽他們解釋,直言道:“就說吧,陳國的皇宮打是不打。”

    季冷反問:“為什么不打。”

    大將軍不耐煩道:“那還墨跡,直接打過去就是了。”

    季冷反問:“一千二百名凝旋境武者,同時催動護城大陣,你能打進去還是能挺住?”

    大將軍語塞,干脆不在言語,自顧自喝悶酒。

    商洛個體擊殺能力強,碰上大陣這種東西,他的實力還不夠。

    刑真和季冷相互對視一眼,同時說道:“我來。”、

    而后同時改口:“你來。”

    大將軍氣急敗壞:“你倆夠了,直接說到底怎么干吧。”

    季冷聳了聳肩:“聽刑真的。”

    刑真也不推脫:“好,破了陳國皇宮的大陣,一千二百名凝旋境武者也剩不下多少內力了。”

    說做便做,當日夜晚,陳國皇宮門前,季冷推了一把大將軍。

    催促道:“你去打頭陣。”

    大將軍頭皮發麻:“你瘋了,要我一個人去抗一千二百人合力發動的大陣?”

    “你不是喜歡打架嗎。怎么退縮了?”季冷笑意玩味兒。

    大將軍苦澀:“我喜歡打架但不喜歡送死。”

    刑真沒好氣兒道:“你倆夠了,大將軍安心去便是。”

    刑真語氣沉重,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遇上真正的事,大將軍也不含糊。嘴上說著怕,還是拎著戰刀沖了上去。

    相當的干脆,不等城墻的守衛問完話,龍雀戰刀力劈,刀罡迸射而出。

    堂堂皇宮的城墻,硬生生被劈出一道口子。

    而后,一股強大的壓迫襲來,壓迫的大將軍頭皮發麻。

    “哼,打頭陣就打頭陣,我不怕。”大將軍給自己打氣,繼續揮刀力劈。

    “嗡”一柄內力凝聚的長刀橫陳天宇,凝實厚重,和真正的長刀一般無二。

    壓迫大將軍的威勢,也是這柄長刀所散發出來。

    “我靠,陳國真有點玩應,一千二百為凝旋境武者發動的大陣,的確厲害。”

    “刑真說沒事,就一定沒事,我相信刑真。”大將軍給自己打氣后,接著揮刀劈砍。

    此刻的刑真,體內炸響聲不斷。原因無他,又玩起了靈氣和內力的碰撞。

    與此同時,刑罰紅芒閃爍火光繚繞,凹槽流淌的火焰浮現。

    眼看著武道長刀要臨近大將軍。

    刑真低喝:“刑罰,破。”

    赤紅色劍罡細弱發絲,閃爍的光芒卻刺目耀眼。

    整個天空被照耀的通紅,其威勢更不弱于長刀。

    “轟”劍罡和長刀怦然相撞,聲音不大,而后長刀迅速湮滅。

    赤紅色劍罡一往無前,擊散長刀繼續激蕩。

    “轟隆隆”皇宮城墻承受不住這種威勢,應聲轟然倒塌。

    刑罰發威,不僅僅轟塌城墻,劍罡擴散后,所有守衛軍武皆受震蕩。

    更是一擊下反震一千二百名凝旋境武者。

    半神器真正威勢盡情發揮,一座皇宮大陣無法與之媲美。

    大將軍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發現商洛踏劍沖入煙塵當中,才反應過味。

    “我去,商洛不地道。”

    而后大將軍驟然前沖,那叫一個迅猛。

    季冷點頭:“半神器威力果真不錯,不過你的消耗不小吧。”

    “說好了只傷人不殺人,看看誰擊傷的武者更多。”

    刑真氣喘吁吁:“公平競爭嗎?”

    “當然,不占你便宜。”季冷理所當然,而后一個閃身原地消失。

    再現出身形時,已在皇宮中拼殺。

    刑真無語:“這也叫公平。”

    喝了一口葫蘆中的酒水,最后一個殺入皇宮。

    刑真利用靈力和內力的碰撞能量來補充刑罰,屢試不爽。

    雖然體內受傷不可避免,卻也不用面臨被刑罰抽干的困境。

    內力和靈氣不干涸,小葫蘆的酒水可以迅速補充。

    醉劍上下部合一,刑真不僅劍罡可以拐外,步伐的速度也大幅度提升。

    刑真后發先至,居然第一個殺入皇宮。

    只傷人不殺人,青陽鎮四兄弟說到做到。

    陳國皇宮混亂不堪,喊殺聲此起彼伏。從外面聽,像是經歷了慘痛大戰。

    實際上嗎,橫七豎八倒了一大片。

    “你們是誰?為何擅闖我陳國?”陳國皇帝一邊倒退,一邊喝問四位刺客。

    守衛皇帝的軍武則被四位年輕人的氣勢所震懾,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

    刑真平淡問道:“是你指使赫陀屠戮陳國江湖的?”

    “不是,是赫陀自作主張。”陳國皇帝違心反駁。

    他誤認為刑真等人是陳國江湖人士,到底是誰,就猜不出來了。

    陳國皇帝下過太多屠戮江湖宗門的命令,漏之魚不計其數,根本無從猜測刑真等人的身份。

    刑真無所謂道:“是不是你下達的命令無所謂,你是赫陀的主子,就要與赫陀承受同樣的懲罰。”

    眼看皇宮護衛被打的潰不成軍,陳國皇帝膽戰心驚。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說。”

    “朕不與你們計較,答應你們的要求便是。”

    雖害怕,陳國皇帝不愿失去帝王尊嚴。

    片刻后有所明悟:“你們把赫陀怎么樣了。”

    “殺了。”刑真回答的相當簡潔。

    陳國皇帝亡魂皆冒:“你們,你們想殺朕?”

    “嘎嘣。”大將軍擺弄手掌關節作響。

    “你有龍氣護體,我們暫時殺不了你。”

    陳國皇帝剛剛如釋重負,大將軍突然繼續說道:“不過嘛。揍你一頓沒為題。”

    “護駕護駕。”越國皇帝驚恐至極。

    卻見大個子年輕人提刀殺來,他的皇宮護衛,在大個子面前如同土雞瓦狗。

    不起殺意,不對帝王動殺招,護體龍氣不會發作。

    刑真等人力道掌握的相當精純,全程下來平和融洽。

    不多時,陳國皇帝鼻青臉腫,趴在地上如同死狗。

    皇帝威嚴,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刑真笑瞇瞇打量被揍趴下的皇帝,問道:“說說吧,陳國皇宮收藏了多少輪回石?”

    輪回石,除了過天門需要,其他地方一無是處。

    所有國家都收藏不少,不過拿出來保命,絲毫不心疼。

    “有有有,全部都給你們。”陳國皇帝回答的很快,幾乎不經大腦思考。

    “好的,我們此次攻打陳國皇宮消耗極大,就拿陳國的輪回石做補償吧。”

    這話是季冷說的,配合上那對桃花眸子,真有點像真的。

    陳國皇帝叫苦連天,心里問候了刑真等人全家無數遍。

    “沒天理了,明明是我陳國皇宮損失慘重好吧。”

    最后還是得乖乖拿出輪回石,生怕少了刑真等人不滿意,在揍自己一頓。

    事了拂衣去,揮一揮衣袖不留一片云彩。

    大將軍滿臉的興奮:“我揍趴下了三百八十二位軍武。”

    商洛掩嘴輕笑:“我揍趴下了二百七九為軍武。”

    季冷思索片刻輕聲道:“我打趴下了二百八十九位軍武。”

    隨即,說話三人將好的目光看向刑真。

    刑真憋了半天,沒好氣道:“不知道,沒你們那么閑,居然挨個數。”

    “真沒勁。”大將軍撇嘴道:“不說拉倒,我們自己會算。”

    “1200減去382……”

    刑真打斷道:“走了,下一個目標,還有更多的軍武等著我們呢。”

    刑真踏上刑罰就走,速度極快,轉眼消失在夜色中。

    大將軍和季冷等人在后面高呼:“刑真,你擊殺了二百五。”

    “哈哈哈。”

    三人放聲大笑,夜色中充滿開懷。

    “你們才是二百五,接下來是六境強者,誰搶到是誰的。”

    “該死。”大將軍怒罵一聲:“刑真等等我,我和你共乘一劍,商洛太慢。”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