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武俠修真 > 姥姥饒命 > 第十一章 地君大仙

第十一章 地君大仙

推薦閱讀: 武逆焚天   最強女婿   第一殺手女婿   學魔養成系統   問丹朱   重生俏甜妻養成記   重生南非當警察   朝花夕食   末世神魔錄   千秋不死人   瘋狂進化   特種兵之融合萬物系統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都市之無限返現   輪回大劫主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回到地球當神棍   火影之救世主  

    狂風突襲,吹得籠罩于李長安和公孫拓兩人身邊、破目障的螢火之光,霎時散去。

    只一息功夫,整個世界好似陷入了無邊黑暗之中。

    遠處原本還依稀可見的人家燈火,也一并消失。

    黑,真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一攝幽藍火苗,躥動而起。

    緊接著,第二攝、第三攝、四五六成百上千攝幽藍火苗,將李長安與公孫拓二人圍在正中。

    不對,那并不是什么藍火苗

    李長安定晴細看,竟發現那綻露著幽藍火光之物,一眨一眨地像是一只只鬼魅邪瞳。

    好在他提防了一手,事先便捻訣掐印,開了護身屏障。不然真不知道,他二人會不會被這狂風傷著。

    打算繼續念法訣,李長安剛立起兩指,顱中突地一陣猛烈的刺痛。

    “大仙”定靈咒失效,保持跪姿的丑妖立馬撲倒在地,口中頌道“恭迎大仙”

    “哼”

    這一記冷哼,像是來自李長安頭頂半空,又像是在身后。飄忽不定,完全分辨不出聲音的出處。

    他強撐著顱中刺痛,將嚇傻了的公孫拓護在身后。

    那不男不女的聲音說道“本座的金柳葉,可是在這無知小兒處”

    “回稟大仙,正是在那青衣小子身上。”丑妖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答道。

    “交出來,饒爾等,不死。”

    李長安深吸了一氣,強忍著刺痛與那極度難聞的腥臭,定住心神。扯了扯公孫拓的衣袖,輕聲道“公孫公子,你知道他們說的金柳葉嗎”

    公孫拓這才緩過神來,茫然搖頭,“不不知。”

    “哼不知”飄忽的聲音冷聲道“是不知死活吧”

    話聲落下之時,李長安便感覺似有什么東西近到身后。

    他沒有轉身去看,飛快地結印,口中快速輕念,低喝一聲,“無極借法。”

    瞬身術需結四道法印,方能施展。幸好李長安手速夠快,在身后不明物襲來之時,及時帶著公孫拓瞬身躲開。

    師父平時最喜歡用飛帚打他屁股,此時想想,真得慶幸打小練得最多的就是這招。

    不過,距離有限。

    以他現在的修為,頂多瞬身五百米。因此,還是沒能逃離這片被幾百上千只幽藍鬼瞳覆蓋的區域。

    “小,小道兄你,你別管我了,自己逃吧。”

    公孫拓恢復理智后,很快就判斷出,那自稱大仙的指定是個道行高深的大妖。他本身不是個蠢人,只不過因為父母被殘忍殺害,一時石樂志。

    小道士是有點兒能耐,對付對付那只擄走自己的小妖還湊合,可絕非這大妖的對手。

    與其兩人一起死,不如能走一個是一個。

    李長安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試圖抑制住那越來越強烈的刺痛感。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就好像有人用一根針刺進了他的頭顱里。

    還是一根在火上燒了許久,滾燙的針。

    “別吵。”李長安壓低聲道“抓緊我的衣服,一會兒我會想辦法遁入河中。”

    誰都不想死,公孫拓也一樣。

    雖然嘴上那么說,心里也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但那一絲強烈的求生本能,讓他死死攥住了小道士道袍的一角。

    “懂得瞬身之術,本事倒是不小嘛。”聲音陰陽怪氣地說道“小道士何門何派”

    李長安頭痛欲裂,猜測這癥狀會不會是那大妖施的妖法所致。如果是,可千萬不能讓對方看出來自己已經中招,快要扛不住了。

    他咬牙又再深吸一氣,裝作輕松地回道“說起我的門派,那可就厲害了,我怕嚇著你。”

    “哈哈哈”聲音狂笑起來,同時還伴隨著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笑罷,聲音說道“那你倒是說說,看能否嚇著本座。”

    “呵嗯,”聽上去李長安像是清了清嗓子,實際上是他頭疼得快要忍不住叫出聲來了。

    “那你,聽好了我乃,無、極、仙、山,斗元仙人,唯一、真傳、弟子。”

    一陣沉默。

    周遭安靜得只聽到李長安和公孫拓兩人的心跳聲。

    靜謚兩秒,笑聲再次響起。

    那不男不女的聲音,笑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極其不屑地說道“笑死本座了,哪個犄角旮旯跑出來的傻子。

    你知道無極仙山在哪兒嗎還仙人弟子,哈哈哈

    夸你一句,你就想上天了。

    嗤,不要臉。”

    “我怎么不要臉了,我就是無極仙山的。我師父可厲害了,你要敢動我一下,他一定收了你。”

    “喲,給你三分顏色還開起染房來了。你師父在哪啊,在哪啊讓他出來,本座領教領教。”

    “我師父就在臨江城南。”

    “喊你師父來,本座倒要領教領教仙人的法術,看看如何了得。哈哈哈”

    “笑吧,笑吧,等我師父來了,你就笑不出來了。”

    “喲,給你臉了,去,去把你師父喊來。”

    “那你等著,我這就去找我師父。”

    說話間,李長安已經暗暗念罷乘風訣。他早有計較,準備好了要速速溜號。

    乘風訣比不了高大上的飛行術,無論是拔升的高度、還是前行的速度,遜色不止八條街。

    仰頭望著二人飄出去約有數百米,那跪坐在地上的丑妖突然反應過來。

    “大仙他們跑了”

    聲音回道“非也非也,那無知小兒是回去喊他師父,來與本座斗法。”

    “哦”丑妖點點頭,一臉茫然地看著那一灰一青兩道身影,飛出大仙布下的目障,一下便沒了蹤影。

    “不是,大仙。”丑妖從地上蹦起來,大叫道“金柳葉還在那青衣小子身上”

    “啊”聲音怪叫一聲,喊道“別跑,不知死活的小道士,給本座回來”

    這喊聲隨著嗡的破風聲,疾速朝李長安與公孫拓卷席而去。

    李長安使出全部能耐,將速度提至最快,好容易飛離了那片滿布幽藍鬼瞳的區域,便感受到身后有妖風追至。

    飛不贏了

    李長安心里有數,當即做了決定。

    抬手結印,在二人身周布了兩層防身屏障。做完這樁,便假裝輕松地放緩速度,笑道“怎么,大仙這是慫了”

    他現在與公孫拓懸浮在離地約摸十尺的高度,身后是鬼瞳密布的一片洼藍,前方已能看到人家燈火,耳邊依稀可聞那條河道的流水聲。

    可以確定,已經出離蛇妖設下的目障范圍了,距逃出生天,一步之遙

    得想想辦法靠近河道,遁水逃走比用飛的快。

    “慫你才慫了呢。小道士,先將金柳葉還予本座,再去尋你師父。”

    “不是,大仙,講點道理。”李長安雙手藏于身后暗暗結印,面上仍是笑呵呵,道“我倆真不知道金柳葉是個什么玩意,上哪還啊。”

    “呔,”聲音怒道“還想誆騙本座。你也是修道之人,豈會不知柳神”

    李長安頭痛得開始冒汗,僵硬地一字一句道“恕我沒見識,還真沒聽說過。”

    “你這不懂事的小道,竟敢辱柳神。本座看你是,茅房里打燈籠,找屎。”

    李長安心里一陣無語。

    總不能胡扯說自己認識那個什么柳神吧。

    沒聽說過也有錯沒聽說過就是辱了沒聽說過就得死

    這什么品種的霸道妖

    這個疑念剛剛自腦海中浮現,便感覺到身前似有什么東西立了起來。

    身后不遠處那上千只幽藍鬼瞳疾速掠來,帖合于一處,很快便拼出一條又粗又長、自地面高高擎起的柱狀物。

    緊接著,在這條泛著幽幽藍光的柱狀物頂部,一雙藍綠相交的巨瞳驀地睜開,綻放出奇詭無比的光芒。

    在這片黑暗中,猶如懸在李長安與公孫拓頭頂的一對巨型燈籠。

    “咝本座乃柳神麾下地君大仙,還不快快跪下”

    這臺詞,好生熟悉的說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