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都市言情 > 頭狼 > 卓爾不群 3134 保小年

卓爾不群 3134 保小年

推薦閱讀: 藥門仙醫   韓娛之全職丈夫   回到大唐當皇帝   極品贅婿   天才嫡女,廢材四小姐   吞天劍神   乘龍佳婿   霸天龍帝   我真的是撿漏王   十九重帝獄   都市逆天神醫   神農別鬧   開局就和未婚妻退婚   最強預言家   大清隱龍   閃婚專寵:總裁愛妻太霸道   榮耀巔峰   畫符天師  

    最快更新頭狼最新章節!

    張千璞不知道是帶著氣還是真的皮糙肉厚,很隨意的擺擺手哼唧:“我啥事沒有。”

    我板著臉訓斥一句:“沒事就麻溜滾去四號店。”

    目送小哥倆踉踉蹌蹌的離開后,我搓了搓腮幫子陷入苦笑。

    很明顯,我那套教人的方式根本不適用于這倆生慌子,他們對我的屈服,完全是因為惹不起,但凡夠資格叫囂,我打賭這兩頭小野獸比誰折騰的都要歡實。

    事實也確實如此,比起來我們這一代人,現在的小青年更加務實,更能看的明白江湖,在他們眼里,江湖不是打打殺殺,也不是人情世故,而是徹頭徹尾的功名利祿。

    “誒,皇上要是在就好了。”我拍了拍腦門子自言自語。

    原本我是打算讓這倆熊玩意兒找機會潛伏到高利松或者李倬禹的旁邊,在最合適的時候發揮用途,可因為剛剛的岔錯,這一招明顯不能再用了,鄭清樹見過他倆的臉,那個老董估計也會刻骨銘心,但凡東窗事發,我等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震動,看了眼是段磊的號碼,我立即接起:“咋樣了磊哥,把老董打發走沒?”

    “他這頭已經沒問題了,無非多畫幾個銀子的事兒。”段磊清了清嗓子道:“你昨晚上讓我打聽的那個小年有著落了。”

    我忙不迭詢問:“嗯?人擱哪關著呢!”

    “挺復雜的。”段磊遲疑一下道:“本身他是沒啥事的,結果這小子自作聰明,非說自己是高利松花錢雇來的,警方讓他交代上家,這小子東拉西扯的念出來一大堆社會上的小盲流頭子,結果每一個人認識他。”

    “傻嗶,這種時候不說話都好過亂咬。”我無語的臭罵一句:“現在人擱哪呢?”

    段磊嘆了口氣道:“三十晚上在巡捕局門口鬧騰的那幫小混混全是李倬禹和高利松花錢雇來的,大體分了十幾伙,因為那小子的含含糊糊,立即引起審訊人員的注意,隨即簡單調查了他一下,結果發現這小子還是個在校學生,只是目前休學在家,曾經參與多起番禺區的斗毆事件,現在已經提起訴訟了,人也被移交到了看守所,至于他還往外說別的沒有,我暫時沒打聽清楚。”

    我煩躁的問:“誰在負責他的案子?”

    “李澤園。”段磊輕聲道:“秦正中急眼了,說什么都要把昨晚上所有鬧事的小痞子全部繩之以法,又怕旁人托關系找他求情,索性關了機,審訊的事情全都交給了李澤園和他最近新提起來的兩個助手負責,我剛剛聯系過李澤園,真跟你形容的一樣,油鹽不進、軟硬不吃,連見面都樂意。”

    “這事兒整的。”我跺了跺腳道:“算了,我待會聯系他一下吧。”

    結束通話后,我嘗試著給秦正中打了一通電話,確實如段磊說的那樣已經關機了,其實我也能理解他的苦衷,拋去輝煌公司和高氏集團上面有人以外,相信不少參與昨晚上“亂斗”事件的混混也多多少少有些仰仗。

    坐在秦正中那個位置上,有的人面子可以不用給,而有的人不看僧面要看佛面,可口子一旦開了,那這場大抓捕勢必得以雷聲大雨點小收尾,這不符合他想建功立業的性格。

    我猶豫了幾分鐘才撥通李澤園的號碼:“忙啥呢園哥?”

    “誒小朗,稍微等一下哈,那邊幾個小藍毛全給我靠墻根站好,沒說你是不是,再特么梗脖瞪眼,還給你丟回雞棚子里去..”手機那頭環境很嘈雜,李澤園似乎非常的忙碌,我隔著手機聽他訓斥好半天后,他才出聲:“你剛剛跟我說什么?”

    我訕笑道:“本來想請你和梅姐一塊吃頓飯的,現在看來怕是夠嗆,你在單位呢?我過去找你面談吧。”

    李澤園甕聲甕氣的應和:“行吧,那你直接來大案隊,我在三組辦公室。”

    掛斷電話后,我招呼上地藏開車徑直趕去yang城大案隊。

    剛一進門,我就被眼前的震撼景象給嚇了一大蹦。

    大院里,不計其數的巡捕來回奔走,院子擺滿了片砍、鎬把、扎槍和一些老掉牙的單管獵槍、五連發等兇器,有人負責擺列,有人負責登記。

    打聽了四五個巡捕后,我才總算找到李澤園口中的“三組辦公室”。

    屋子里,除了李澤園以外,還有八九個套著手銬,靠墻蹲在地上的社會小青年。

    李澤園并未注意到我進門,正捧著碗方便面,一邊吸溜一邊埋頭翻看手邊的卷宗:“陳三毛,本名陳杰,白云區水一方的保安部經理,曾因為聚眾斗毆獲刑四年,去年剛放出來,陳三毛你可以啊,剛出來就找到看場子的地方了。”

    “李Sir,我積系當保安,牟有什么違法行為吧。”墻邊一個三十多歲的瘦臉漢子昂起腦袋憨笑:“再說啦,我得沏飯系不系啊。”

    “李什么Sir,當保安沒問題,但昨晚上大型斗毆,其中有二十人是你喊來的,你怎么解釋?”李澤園“啪”的拍下桌子,瞪眼呵斥:“出黑警、賺份子錢,今年的五月和七月還分別策劃參與兩起故意傷人案,洗干凈屁股等著坐牢吧。”

    見到我不尷不尬的站在門口,李澤園沖著幾個蹲在墻角的青年擺擺手道:“全部去隔壁房間認真仔細的交代自己的犯罪過往,我還是老生常談的那句話,坦白從寬,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抓人,而是確保和諧,你們配合,我自然也會酌情處理。”

    等一幫人排著隊老老實實出門后,我笑呵呵的坐到李澤園對面的椅子上,隨手丟給他兩包“哈德門”努努嘴道:“這種煙在yang城可不好買。”

    “謝啦。”李澤園將吃到一半的泡面桶推到旁邊,隨手拆開一包煙,遞給我一支笑問:“無事獻殷勤,你肯定有啥需要我幫忙的吧,讓我猜猜,你是準備過來保釋哪個小混子嗎?”

    “門口有家小飯店,到那邊邊吃邊聊去?”我吸了口煙眨巴眼睛。

    對于李澤園,我其實感情挺復雜,單論人品,我打心底里尊重他,很少有人能把職業干成事業,而他就是為數不多的人員之一,論能耐,他在刑偵這塊的專業程度更是甩很多同行一大截子,最重要的是他眼里只有案子,根本沒太多的人情禮往。

    “有口熱乎的吃就得了,從昨晚上到現在,外面很多懂事連口水都還沒喝上呢。”李澤園擺擺手拒絕:“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說,能幫忙的地方我不會含糊,觸及我底線的,只能說聲騷瑞。”

    “也算不上啥大事兒。”我心底里打了一下腹稿道:“有個叫小年的混子,還是個在校學生,不知道你有印象沒?”

    “真記不得了,從昨晚到剛剛,我問過不下二三十人。”李澤園排拍腦門子道:“這個小年怎么了?跟你們頭狼公司沾親帶故嗎?”

    “也算不上,我一個朋友底下的小兄弟。”我干咳兩下道:“我意思很簡單,要么我保釋他出來,要么你這頭加把勁抓緊時間把他丟到法院去,我想辦法再找下一個環節的朋友幫忙,絕對不會觸碰你”

    “小年..小年..”李澤園蠕動嘴角呢喃幾秒鐘后,拍了拍后腦勺道:“我想起來啦,那小子全名叫姜年是吧,瞅著白白凈凈的,我黎明前問過他,嘴里一句實話沒有,一會兒說是跟這個大哥的,一會兒又說跟那個老大的,結果一查是個無門無派的小崽子。”

    我忙不迭點頭:“對對對,就是他。”

    “人已經不在我這兒了,移交到拘留那邊去了。”李澤園抓了抓側臉道:“他身上事兒不算大,沒必要大動干戈的求人幫忙。”

    說話的過程中,辦公桌上的座機響了,李澤園抓起聽筒“喂”了一聲,隨即臉色驟變:“你說什么...”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rfayt.tw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